FOLLOW US

電子報

訂電子報

*請留意必填項目,我們將妥善保管您提供的資訊

Email *

稱謂 *

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台灣源聲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李登庸

曾經從事生態調查及資訊科技業,研究與推動自然農法近十年的時間,目前在台東永福部落定居,成立慕樂諾斯自然農法農場,推動生態自然農法

我的一畝香草田,是分享的農場。

我的一畝香草田,是合作的農場。

當我毫無成見地進入田園,每一種存在都是令人讚歎的奇蹟。我深信萬物受造不是偶然的,因為一片小小的農田裡,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生物,在不同時間點以它們特有的姿態現身,大家看起來像是相互兢爭,實質上卻是豐富了我們的農田。從生態觀點來看待自然農法,每種生物都是系統中不可或缺的成員,大伙在實現一種無法言喻的合作關係。在這樣的系統裡,人類不能自外於生態體系,所以在農田間需要不斷觀察與思索,無為而無所不為。

 

我著迷於萬物的合作關係,一草一木都有它獨特的個性,當我不再認為「雜草」不好,實質上就閞始與雜草合作。農民要如何跟雜草合作呢?我透過觀察,發現雜草非常健壯,每一種雜草都有它特別的繁殖策略。

 

像是香附子,它是一種以地下塊莖繁殖的雜草,當我們想要把它除盡時,它永遠除不盡,而且一段時間土壤就會佈滿香附子。我驚歎它的繁殖能力,有時慢慢挖除時,發現它在地下網絡竟然是四通八達的,而且越貧瘠的土地它長得越好,好像是衝鋒陷陣的勇士。香附子多的土壤,我們時時翻動它,讓它的莖葉回歸土壤,香附子驚人的生長能力為我們帶來肥料。透過實際觀察,香附子並不像一般農民所說的那麼罪大惡極,它長到某個程度後,就會自動乾枯,只需要鬆鬆土,就能夠種植作物。當作物遮蔽陽光到一定程度後,香附子就會禮讓我們的作物而不會冒芽,這就是透過人類管理的合作共生。

 

另一種是咸豐草,它能夠快速生長,並且開花結子,種子可以黏著在人類衣物或者是動物身上,被帶著到世界各地去旅行。有時稍不注意,我的車子座墊也會成為咸豐草發芽的溫床。咸豐草是我最愛的雜草,它生長快速的地方,就是絕佳的土壤環境。咸豐草的花兒擁有一股幽幽沈沈的香氣,在冬季是蜜蜂的重要食糧。我總會在田中留下一叢叢的咸豐草,它有時葉子背面會生長蚜蟲,這些蚜蟲雖然是害蟲,卻是肉食瓢蟲的食物,肉食瓢蟲會在咸豐草叢中生養後代。當我看到草叢中的瓢蟲幼蟲時,總是不忍心除掉它,因為那是牠們的居住環境,牠們歷經千辛萬苦,終於找到了一片可以歇息並且繁衍後代的地方,我不能夠貿然地除掉它。也因為我保留了瓢蟲的棲息地,田園間的蚜蟲就被控制住,不會大發生,我不需要殺蟲劑,合作與共生的理念,讓昆蟲來到我的一畝香草田,跟我們一起耕作。

 

保留蚜蟲棲息地的同時,同時也生養了肉食瓢蟲,我們不占有全部的土地,分享一點點的幸福給其它生物,大家就開始在這片土地上合作起來。在過程中我們觀察、思考,並且從中學習,獲得了許多寶貴的人生哲理。不論是雜草還是昆蟲,我們都友善對待它,它們回報以富含精油的優良香草品質。

 

生物多樣性,讓土壤恢復健康,我們的心靈也得到了平靜。